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史研究 > 专题研究 > 政治
乾隆帝恢复允禩允禟宗 籍考
作者:刘小萌 责编:

来源:《历史档案》2019年02期  发布时间:2019-09-17  点击量:1280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换背景   简体版   繁体版 


摘 要:长期以来,学界关于允禩、允禟案,主要围绕雍正帝削其爵位,废其宗籍,强易其名,致其死地的史事展开,至于乾隆帝即位后重理此案的过程与意义却鲜有关注。鉴于此,本文利用近期查到的满汉文档案,就乾隆帝恢复二人宗籍与原名始末加以考察。旨在说明:乾隆帝此举,不仅对调整满洲皇室内部关系具有重要意义,对实现清朝统治的稳定亦影响深远。

关键词:胤禛 允禩 允禟 弘历 阿其那 塞思黑

康熙帝晚年,围绕皇太子两度 立废,诸皇子各结党援,勾心斗角,矛盾日 深。皇四子胤禛登极后,残酷打击宿敌,尤以对八阿哥允禩、九阿哥允禟的清算最为彻底。长 期以来,学界关于允禩、允禟案 ,主 要围绕雍正帝削其爵位,废其宗 籍,强易其名,致其死地的 史事展 开,至于乾 隆帝即位后纠正此案的努力,却鲜有关注。鉴于此,本 文以近期 查到的 满汉文 档 案为基础,就乾 隆帝恢复两人宗 籍与 原名始末 加以考察。进而说明 :乾 隆帝重新处理此案 ,采取先易后难、循序渐进的 方式,此举不仅对调整 满洲皇室 内 部关系具有重要意义,对实现清朝统治的长治久安亦影响深远。

一 雍正帝铸就阿其那、塞思黑案

关于雍正初年允禩、允禟一案 颠末 ,长 期以来一直是清 史研究的 一个热点,有关阿其那、塞思黑释义者亦复不少。本 文 在此不拟重复,仅就该案 梗概及与 本 文相关的 若干情节略加概括,以为全文 之张目 。

康熙帝晚年,皇太子胤礽两度 立废,诸皇子勾心斗角,矛盾日 深。八皇子胤禩谋立私党,皇长子胤禔、皇九子胤禟、皇十子胤、皇十四子胤禵均依附之 。胤禛(雍正帝)即位初,即将表示诸兄弟行辈的 “胤”字 改为“允”,晋封 允禩廉亲王,调回允禵,命允禟出驻西 宁。在 巩固帝位同时逐步瓦解宿敌势力。雍正二年(1724),雍正帝首先将矛头指向允禩,斥其“素行阴狡,皇考所深

代表性论 文有:玉麟《阿其那、塞思黑二词释义》,《红楼梦学刊 》1981年第 1期 ;杜家骥《雍正之 弟改名阿其那、塞思黑问 题试析》,《满族研究》1998年第 2期 ;王锺翰《释阿其那与 塞思黑》,《清史满族史 讲义稿》,鹭江出版社 2006年版;王锺翰《再释阿其那、塞思黑及其满族文 化》,《清 前历史 与 文化》,辽宁大学出版社 1998年版;王锺翰《三释阿其那与 塞思黑》,《历史 档案 》1998年第 4期 ;王佩环《从新发 现的 满文 档 案 再释阿其那与 塞思黑》,《故宫博物院院刊 》2000年第 2期 ;沈原《“阿其那”“塞思黑”考释》,《明清档案与历史 研究论 文集》(下 ),中 国友谊出版公 司2000年版;张书 才《关于阿其那与 塞思黑的 满文 原意》,《红楼梦学刊 》第 4期 。

知”,为清 算允禩一党预留伏笔。翌年,借口允禩总 理国家事务期 间 “有罪无功”,不予议叙。四年正月,雍正帝召集宗室、诸王公 、满汉大臣,将当年康熙帝斥责允禩谋害允礽谕旨公 开发 出,以示皇考与 允禩早已恩断义绝。并用三个“自绝”即“自绝于天,自绝于祖宗 ,自绝于朕”来定性允禩案 ,命遵先朝 削籍离宗 之典,革去黄带子。允禩既黜宗 籍,改授民 王,撤回所属佐领。旋命削王爵,交宗 人府 圈禁高墙。宗 人府 奏请,将其本 身及子孙更改旧名,归并旗下 佐领。允禩被归并于正蓝旗满洲召鼐佐领下 ,对更改旧名之 令拒不服从。众王大臣数次往催,不得已改称“akina”(阿其那),子hong wang(弘旺)改名“pusaboo”(菩萨保)。

雍正帝即位初,命贝子皇九子允禟出驻西 宁,不准回京 。雍正三年,他借口允禟纵容家人骚扰民 间、傲慢无人臣礼,命革去贝子,撤所属佐领,留西 宁幽禁。四年正月,京 城捕役搜得允禟在 京亲信寄其私书 ,字 迹类似西 洋字 。雍正帝询其子弘旸,得知是允禟自造字 ,乃斥其“从来造作隐语,防人察觉,惟敌国为然”。还斥责允禟寄允书 中有“事机已失”语,言尤骇人。诸王大臣请治允禟罪,命削宗 籍,逮还京 。五月,诚亲王允祉、恒亲王允祺传 谕正蓝旗大臣楚宗 ,令允禟改名。允祺与 允禟同母,皆宜妃郭啰罗氏所生,并未卷入储位之 争。雍正帝复以允禟所拟名字 “奸巧”,命诚亲王、恒亲王给他及八个儿子改名。允禟被改名seshe(塞思黑,厌烦之 意)。其长 子改名fusihūn(富希浑,下 贱的 )、二子改名fecuhun(佛楚浑,卑贱的 )、三子改名ubiyada(乌比雅达,可恶的 )、四子改名eimede(额依默德,讨人嫌的 )、10五子改名hairakan(海 拉侃,可惜的 )、11六子改名dungki(栋启,懒惰 的 )、12七子改名dusihiyen(杜希宪,糊涂人)、13八子改名eihun(额依浑,愚蠢的 )。14六月,诸王大臣仰承帝旨,罗织允禩罪状40条,允禟罪状28条,奏请将其与 允禵“并正典刑”。雍正帝谕命将罪状公 布天下 。八九月间 ,允禩、允禟相继死于狱。依附允禩的 大臣鄂伦岱(佟国纲子)、阿尔阿松(遏必隆 子)在 戍所被处死,宗 室苏努(褚英 曾孙)被谪戍山西 右卫(今右玉)。胤禛定谳苏努罪时 ,辞连褚英 ,斥其在 诸皇子中 制造纠纷,意在 为曾祖鸣冤。苏努死于戍所,追夺宗 籍,扬撒骨灰,诸子若孙均受株连。随即,皇十子允、十四子允禵等或被夺爵,或遭禁锢。康熙年间 形 成 的诸皇子党渐次解决。

   (清 )赵尔巽等:《清史稿》卷220,本 传,中 华 书局1977年点校版,第 9072页。

   《清世宗实录 》卷40,雍正四年正月戊戌,台湾华 文 书局1968年影印版。

   《盛 京礼部 为知会允禩更名阿其那及弘旺更名菩萨保事咨盛 京掌关防佐领》(满文 ),雍正四年四月二十九日 ,辽宁省档 案馆编 :

《黑图档 ·雍正朝 》第 9册,北京 线装书 局2017年版,“雍正四年部 来档 ”。满文 中没有与 “akina”对应词汇,按沈原《“阿其那”、“塞思黑”考释》解释,此称来自akiyan之 省文 或口语音,意为“夹冰鱼”,即夹在 冰层里冻死的 鱼。

   (清 )赵尔巽等撰:《清史稿》卷220,本 传,第 9075页。

   《盛 京礼部 为诚亲王定[恒]亲王奉旨给允禟及子更名事咨盛 京掌关防佐领》(满文 ),雍正四年七月初十日 ,辽宁省档 案馆编 :《黑图档 ·雍正朝 》第 10册,“雍正四年部 来档 ”;王佩环《从新发 现的 满文 档 案 再释阿其那与 塞思黑》(《故宫博物院院刊 》2000年第 2期 )已利用此档案。

   seshe,《大清 全书 》“se”第 52页上 ,“厌烦之 意”。本 文所引辞书 均据日 本東北大学東北アジア研究センタ:《モンゴル諸語と満洲語の資料検索システム》(网络版),http://hkuri.cneas.tohoku.ac.jp,下 同。

   fusihūn,《大清 全书 》有fusihun,(“fe”第 1页上 ),有“下 ”的 意思;(日 )羽田亨:《满和辭典》,日 本国書刊 行会昭和12年版,第 150页,有“卑下 ”“下 贱”意思,

   fecuhun,《增订清 文鉴》《五体清 文鉴》《三合切音清 文鉴》均译“行丑事的 ”。

   ubiyada,《增订清 文鉴》《五体清 文鉴》《三合切音清 文鉴》均译“厌恶”。

10 eimede,《增订清 文鉴》《五体清 文鉴》译为“讨人嫌”“讨厌人”。

11 王佩环《从新发 现的 满文 档 案 再释阿其那与 塞思黑》写为“海 兰”,有误,应为“hairakan”(海 拉侃),《增订清 文鉴》《五体清文 鉴》《三合切音清 文鉴》均译“很可惜”。

12 dungki,《增订清 文鉴》《五体清 文鉴》《三合切音清 文鉴》均译“浑”,或释“dolo getuken akūniyalma be dungki sembi”,即心愚之 人。

13 dusihiyen,《增订清 文鉴》《五体清 文鉴》《三合切音清 文鉴》均译“浑浊”,复指“痴呆”“愚蒙”之 人。

14 eihun,《增订清 文鉴》《五体清 文鉴》《三合切音清 文鉴》均译“愚蒙”,《大清 全书 》译“无能无用”“不济者”。

允禩、允禟等既被革爵除籍,所属佐领撤回,家产亦被籍没。在 康熙帝诸子中 ,允禟最富有,据说与 明珠之 子揆叙联姻有关。允禟女聘与 揆叙之 子永福,而从揆叙家索取的 银两则有五十万两、百万两、数百万两之 说。

允禩、允禟因封 爵所得庄园人口,数量可观。康熙三十七年(1698),胤禩封 贝勒,分给山海关内 外及盛 京庄(合半庄1)12,园4,各类壮丁200余人(户)。四十八年,胤禟封 贝子,给山海 关内 外及盛 京庄10(合半庄1),园3,各类壮丁150余人(户)。雍正四年,抄没允禩(阿其那)庄园及所属人口:山海 关内 外及盛 京庄16(合半庄1)、园5,土地近999顷,包括庄头、园头、壮丁、妇女、儿童共计3348口,房4270间 ,牛326头,羊1140只。“此等房地,原来俱自上房分给”,全部 没入内 务府 。允禟庄田人口亦被抄没。

康熙以来,诸皇子争立,王公 大臣分别依附皇子,自成 势力,形 成朋党。雍正帝诛除诸弟势力,不过是前朝 储位之 争余波。他把争斗公 开化,不仅彻底清 算政 敌,剪除其羽翼,且从制 度 上削弱宗 藩特权,进而巩固皇权。雍正帝在整肃允禩、允禟之 党后曾告诫王大臣:“古人云:天无二日 ,民 无二主 。臣子之 于君主 ,乃天经地义。如怀二心,而存 犹豫瞻循之 念,即为乱臣贼子。”强化皇权,对削弱满洲社 会领主制残余无疑具有积极作用。换个角度 讲,为乾 隆 朝统一多民 族国家形 成,也营造了必不可少的政治前提。正是从这一点上 反映出,雍正帝对个人权力的 不厌追求与 清 朝国家发展趋势的 契合。

然而,雍正帝冷酷清 算政 敌,亦使皇室 近支王公 伤损大半。康熙帝共35子,其中 允祚、允禌、允祄、允禝等早殇皇子16人。及雍正帝即位,皇八子廉亲王允禩、皇九子贝子允禟、皇十四子郡王允禵相继除爵。其余有封 爵皇子中 ,皇长 子直郡王允禔,以“镇魇皇太子”案 夺爵,囚禁府 中。皇二子允礽即废太子,仍旧幽禁。皇十子敦郡王允,康熙末 年党附允禩,为雍正帝所恶。雍正元年,以疏文 内连书 “雍正新君”,斥为不敬,夺爵。以上 ,夺爵皇子6人。雍正初年安于其位者,仅皇三子诚郡王允祉(胤禛胞兄)、皇五子恒亲王允祺、皇七子纯亲王允祐、皇十二子履郡王允祹、皇十三子怡亲王允祥、皇十五子愉郡王允禑、皇十七子果郡王允礼。加上 皇十六子允禄,雍正元年过继庄亲王博果铎(太宗 孙),袭爵。共计8人。其中 ,皇三子允祉原与 皇太子允礽相睦。雍正帝即位,允祉揣度 形势,惟求自保,受命守景陵。八年,以“乖张不孝”“与 阿其那、塞思黑、允禵交相党附”诸罪,削爵禁锢。他是允禩、允禟案 最晚被株连者。综上 ,康熙帝年长 诸子基本 被清

   房兆楹:《胤禟》,(美)恒慕义主编:《清 代名人传 略》(上 )第 792—793页。《清 世 宗实录 》卷40,雍正四年正月丁酉,指胤禟“得揆叙之 银数百万两”。卷45,雍正四年六月甲子:“伊(塞思黑即胤禟)女聘与 明珠之 孙永福,索取赀财累百万金。”卷

46,雍正四年七月甲辰:“塞思黑,当康熙六十年,得揆叙家之 银已百余万……”。(清 )萧奭:《永宪录 》卷3“且伊此前诈明珠家银 百万两”,第 222页。

   (光绪)《大清 会典事例》卷1198,《内 务府 屯庄亲王以下 分给户丁庄园分例》。

   (光绪)《大清 会典事例》卷1198,《内 务府 屯庄亲王以下 分给户丁庄园分例》。

   原句满文 为:“ere jergi boo usin,daci gemu dergi booci delhebume buhengge be dahame”。按,“dergi boo”,直译“上 房”,指皇帝家。

   《盛 京掌印关防佐领佛伦为报籍没阿其那盛 京人丁家产地亩房屋亏欠银 两数目 等事呈总 管内 务府 》(满文 ),雍正五年二月初四日 ,辽宁省档案馆编 :《黑图档 ·雍正朝 》第 4册,“雍正五年京 行档 ”。

   《盛 京掌印关防佐领佛伦为报塞思黑盛 京所属人丁家口房地牲畜数目 及当差项目 事呈总 管内 务府 》(满文 ),雍正五年二月初四日 ,辽宁省档案馆编 :《黑图档 ·雍正朝 》第 4册,“雍正五年京 行档 ”。

   满文 写为:“julgei niyalma henduhengge,abka de juweun akū,irgen de juwe ejen akūsehebi.amban oho niyalma dergi ejen deoci,abkai enteheme na i jurgan de holbobuhabi.aikabade juwetere mujilen hefeliyefi,tathūnjara tuwaara gūnin tebure ohode,uthai facuhūn amban hūlhai jui ombi.”引自《兵部 咨内 阁交出诸王大臣等参奏允禟改名所拟字 样存 心奸巧应发 令拟改折》(满文 ),雍正四年五月二十日 ,台湾“中 央研究院”内 阁大库 档,登录 号:167477—009。

   (清 )赵尔巽等:《清史稿》卷220,本 传,第 9076页。

   (清 )赵尔巽等:《清史稿》卷220,本 传,第 9068—9069页。

除,年轻诸子对雍正帝皇位已不构成丝毫威胁。

此外,康熙帝孙、裕亲王保泰(福全子),雍正二年坐谄附廉亲王允禩国丧演剧,夺爵。以侄广宁袭爵,复以“不思感恩效力,反怀异志”罪夺爵,永远锁禁宗 人府 。安亲王岳乐(阿巴泰子,后降袭郡王)孙女嫁胤禩,她支持其夫争夺皇位。雍正帝登基后,谕令安郡王爵不准承袭,斥责他谄附辅政 大臣,每触忤皇考”。简亲王雅尔江阿(太祖弟舒尔哈齐之 后,第 五代庄亲王雅布之 后)因“专惧允禩、苏努等悖逆之 徒”等罪,革去王爵。康熙末 年建功西 藏 的将领、贝勒延信(豪格孙),也被强加“与 阿其那等结党”“阴结允禵”等罪,夺爵,幽禁。子孙降红带子。

雍正帝为彻底铲除政 敌,铸就铁案 ,不遗余力。主 要手段:一是恣意丑诋允禩一党,杜撰允禩罪状40款,允禟罪状28款,曝露天下 ,使宗室王公 、满汉大臣、八旗官兵、全国军民 “皆知阿其那等种种悖逆奸诈恶乱之 事”。二是宣称清 算允禩一党,乃秉承皇考遗愿,以彰显此举的 合法性。三是撰文 告祭奉先殿列祖列宗 ,以最大程度 获得皇室宗亲支持。雍正帝对同胞骨肉刻薄寡恩,打击报复,尤其对皇室 近支,造成 难以愈合的 创伤,并成 为乾隆帝即位后必须面 对的 一个严峻事实。

二 乾隆帝赐阿其那、塞思黑子孙红带

雍正帝生有10子,成 年者只有4人。其中 第四子弘历,生于康熙五十年八月十三日 。母钮祜禄氏,四品典仪凌柱女,13岁时 入胤禛府第,称“格格”。生弘历后,母以子贵,封 熹妃,晋熹贵妃。弘历幼年天资聪颖,受到祖、父宠爱。雍正十一年正月,受封 和硕宝亲王。在 对准噶尔之 役和西 南苗疆用兵中 ,他参与 军国要务,咨决大计,在 皇室 贵族中 逐步树立起威信。十三年八月二十三日 ,雍正帝崩逝,弘历继位,由庄亲王允禄、果亲王允礼等王公 大臣宣读雍正帝亲书 密旨。乾 隆帝即位伊始,有意弥合皇室 近支的 深刻矛盾,试图重新审 理阿其那、塞思黑案 ,但却有特殊难度 。为此,先从阿其那、塞思黑子孙入手,予以宽宥:

(一)赐阿其那、塞思黑子孙红带,复原名。雍正十三年十月初八日 ,乾 隆帝谕王公 、大臣:

阿其那、塞思黑居心叵测不孝不忠,获罪于皇祖圣祖仁皇帝。皇考即位后,两人更居心险恶,隳坏国政 ,是以皇考特降谕旨,削除玉牒逐出宗室。盖两人之 罪不止于此,此特皇考至仁至厚宽大之恩。惟阿其那、塞思黑之 罪俱系伊等咎由自取,虽断无可恕,但伊等子孙俱系圣祖仁皇帝支派,倘全部 开出玉牒,则将来伊等子孙与 民人无别。当初办理此案 ,俱诸王、大臣等屡次奏请,并非皇考本 意。将此如何办理之 处,著诸王、满汉文 武大臣、翰詹科道各陈己见,详加议奏。其内 若有编 为二管领、三管领之 议,亦着陈奏。”谕旨要点有四:一是阿其那、塞思黑罪恶昭彰,断不可恕;二是伊等子孙俱系康熙帝支派,若削宗 籍,日 久与 民人(汉人)无异;三是当初定谳此案 ,系王大臣屡次奏请,非皇考本 意。四是如何办理此案 ,命诸王、满汉文 武大臣、翰詹科道官集议奏上 。弘历

(清 )赵尔巽等撰:《清史稿》卷219,本 传,第 9056页。

《清世宗实录 》卷49,雍正四年十月辛巳。

(清 )赵尔巽等撰:《清史稿》卷217,本 传,第 9007页。

《清世宗实录 》卷41,雍正四年二月乙酉。

(清 )赵尔巽等撰:《清史稿》卷219,本 传,第 9048页。

《西 安将军延信奏报国人恨阿其那等人折》,雍正四年十月十二日 ,第 2516号,中 国第 一历史档案馆编 :《雍正朝 满文 朱批奏折全译》,黄山书 社1998年版;《清世宗实录 》卷44,雍正四年五月戊申。

总 管内 务府 奏:《为奉旨赐给阿其那塞思黑诸子红带准入玉牒归入原旗拨给房屋土地折》(满文 ),雍正十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中 国第 一历史档案馆、故宫博物院合编 :《清 宫内 务府 奏销档 》第 12册,故宫出版社 2014年版;参见《和硕裕亲王广禄等奏议阿其那塞思黑折》,雍正十三年十二月初十日 ,中 国第 一历史 档 案馆编 :《雍正朝 满文 朱批奏折全译》,第 4992号,第 2487页;《清 高宗 实录 》卷4,雍正十三年十月癸酉。

即位伊始,先皇尸骨未寒,他主 张维持先皇对允禩、允禟定性,可谓顺理成 章;将宽宥范围局限于其子孙,采取循序渐进、先易后难方式,亦是明 智之 举。但他声称当初定谳此案 ,并非先皇本 意,则有违事实。而他欲给阿其那、塞思黑子孙恢复宗 籍,以免康熙帝支派日 后混同于民 人,理由则相当充足。

随即由宗 人府 召集九卿、八旗大臣、官员等于午门前集议此事。这种由中 央各衙署首官于午门前集议重大问题的情况,在清朝历史 上并不多见。这既反映乾 隆帝对此问 题 的高度 重视 ,也是他态度 审慎并希望借助官场舆论的表现。集议结果,主 张赐黄带者约占八成 ,其余提议赐红带,两议分别画题 奏上 。本 月二十七日 ,宗 人府 复传 九卿等官会议。蹊跷的 是,此次与 会者均赞同赐给红带。意见反转,应与 揣摩帝旨有关。给事 中 永泰等却为此参奏诸臣“旋画旋改,中 无定见,视 同儿戏”。乾隆帝则表示理解,认为此事关系重大,廷臣难于定议,是以众论 游移 。他援举康熙五十四年将开除宗 籍之 莽古尔泰、德克类、阿济格子孙,给与 红带、收入玉牒之 例,谕令应遵循“成 宪”,对阿其那、塞思黑子孙予以宽大。清 制,太祖努尔哈赤六祖子孙,称觉罗,系红带子为标志;显祖塔克世 子孙,为宗室,系黄带子为标志。清 廷赐罪宗 子孙红带子,实际是在 恢复其宗 籍同时 ,身份降一等对待,以示区别。

内 务府 复奏请,伊等名字 既写入玉牒,所改(恶)名似不必写入。伊等名字 原非雍正帝所改,俱系诸大臣援引古代大奸憝务著落恶名之 例,屡奏更改,请仍复原名,照例连同罪由一并写入玉牒之 末。均谕准施行。

在 宽宥阿其那、塞思黑子孙同时 ,又针对其不同情形 而有所区别。乾 隆帝认为,塞思黑诸子内 ,长 子富希浑,为人恶劣。先前世宗皇帝时 ,已为戴罪之 身,不同于其他诸子,故依旧戴铁锁禁锢,与 妻、房婢(即小妾)一并住 于三眼井地方30间 官房内 ,由内 务府 派兵严守。富希浑之 子、二房婢(似指塞思黑小妾)则交弟海 拉侃一处生活。规定,伊等俱属大奸憝之 子,照旧不准外出行走,由现监禁处移 出,交该旗佐领,不准出门。

(二)赏给房地人口粮饷。清朝 宗 室贵族待遇优厚,一旦被褫夺宗 籍,所有特权便化为乌有。阿其那、塞思黑子孙既恢复宗 籍,必须给与 一定待遇,以资生计。遂经内 务府 奏准:伊等原系正蓝旗满洲人,仍照旧并入正蓝旗满洲宗 室佐领;阿其那之 子菩萨保,与 生母及阿其那二房婢一处生活,赐房20间 、地15顷,人4对,作为家产。按,菩萨保被黜宗 籍后,一度 安插在 热河 行宫披甲。雍正七年,因殴打千总 陈京 案,受到刑事追究,几乎丧失性命。至此,脱离缧绁之 苦,受赐

   画题 (满文 :hūwatilambi),官员议事后在 文稿上 签字 ,表示认可。袁枚:《随园随笔》卷15《画题 判行》:“今外省官行事曰判行,朝 内官奏事曰画题 。画题 者,即著押之 谓。”(嘉 庆十三年刻本 )陈康祺:《郎潜纪 闻》卷8:“康熙五十一年,通州增置仓厫,科臣奏请开捐,下 内阁九卿议。惟安溪李文 贞公 及太仓相国王掞,皆不画题 。”慧中 :《台规》卷3:“雍正三年议准,凡会审 事件,刑部 移会到日 ,该道满汉御 史到部公同确审 取供,刑部 定稿。先送刑部 堂官画题 ,续送都察院画题 。若意见不符,或有两议者,应于五日 内缮稿送部 ,一并具题 。”(乾 隆都察院刻补修本 )。

   永泰、明 德:《奏为九卿等奉旨会议阿其那塞思黑之 子孙给与 红带黄带之 处并不悉心酌议相应参奏事》,雍正十三年,台湾“中央研究院”内 阁大库 档,登录 号:161256—001。

   《清 高宗 实录 》卷7,雍正十三年十一月癸亥。

   总 管内 务府 奏:《为奉旨赐给阿其那塞思黑诸子红带准入玉牒归入原旗拨给房屋土地折》(满文 ),雍正十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清 宫内 务府 奏销档 》第 12册。

   总 管内 务府 奏:《为奉旨赐给阿其那塞思黑诸子红带准入玉牒归入原旗拨给房屋土地折》(满文 ),雍正十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清 宫内 务府 奏销档 》第 12册。参见《和硕裕亲王广禄等奏议阿其那塞思黑折》,雍正十三年十二月初十日 ,中 国第 一历史 档案 馆编 :《雍正朝 满文 朱批奏折全译》第 4992号,第 2487页。

   (清 )世 铎等:《宗 人府 则例》卷21,光绪三十四年刻本 ,第 4页上 、30页下 。

   《双全等奏缴朱批谕旨折》,雍正七年六月十一日 ,中 国第 一历史 档 案馆编 :《雍正朝 满文 朱批奏折全译》第 3411号,第 1785页;《双全等奏缴朱批谕旨折》,雍正七年六月十一日 ,同上 第3412号,第 1793页。

房地,生活有了初步保障,但仍被囚禁,不能自由行走。同时 ,赐塞思黑第 五子海 拉侃地15顷;其余5子,地各10顷;赐海 拉侃房20间 ,其余5子,房各15间 ;赐海 拉侃人4对,其余五子各4对。对海 拉侃之 所以待遇较优,与 菩萨保情况相同,都是因为要赡养较多家口(包括富希浑之 子、二房婢)。又定,菩萨保等照正蓝旗满洲包衣毕里克图佐领下 红带子全柱等例,每人每月供给3两钱粮米,未及龄者待及龄后,亦照例供给。上 述待遇虽说不上 优厚,但比较从前的 窘迫处境,条件已相当改善。

(三)宽免受株连贵族。雍正帝清 算政 敌,广为搜薙,打击对象不限于允禩、允禟二家。乾 隆帝在 宽宥允禩、允禟子孙同时 ,对因该案 受到削爵、圈禁的 允、允禵,予以宽释。封 允禵为贝勒,命照常上 朝。三皇子允祉雍正八年夺爵,已殁,乾 隆二年追谥。又,弘时 ,雍正帝第 三子,乾隆 帝异母兄,《清 高宗 实录 》称其“年少无知,性情放纵,行事不谨,皇考特加严惩”,但是却只字 未提其被革除宗 籍的 真实原因,乃是曾过继允禩为子。及允禩缘罪削籍,弘时 亦被撤除黄带,交允祹约束。雍正十三年十月二十日 庄亲王允禄奏,“查三阿哥从前原因阿其那获罪株连,与 本身获罪撤去黄带者不同。今已故多年”,谕令收入玉牒。

在 对因允禩一案 受株连者加以宽宥同时 ,复命查明 罪黜之 宗 室觉罗。谕曰:“向来宗 室觉罗中有因罪革退名号并其子孙,除去玉牒不准载入者。皇祖圣祖仁皇帝恐伊等子孙年远湮没,与 庶民 无别,于康熙五十二年特谕宗 人府 查明 ,分赐红带紫带,附载玉牒之 末。”乾 隆帝以此为依据,命宗人府 将宗室觉罗中 此类人遵照前例,逐一查明 ,分赐红带紫带,附载玉牒。

又谕命废除圈禁高墙之 制。清 建国初,宗室贵族犯法,原有“囚禁高墙”之 刑。诸如努尔哈赤长 子褚英 、大贝勒阿敏、其弟斋桑古以及大贝勒代善子硕托等,均曾被“囚禁(禁锢)高墙”。囚禁高墙”实即软禁,其对象仅限于汗(帝)亲族。清 朝 宗 室犯法,仍有高墙拘禁之 条。允禩落难,亦被“禁锢高墙”。乾 隆帝即位初谕:“八旗内 务府 高墙,原因旗人定罪后,不便与 民人一处监禁,是以暂于各旗设立高墙分禁。今遇恩赦,一切杂犯俱已宽免。其余重犯仍应归入刑部 监内 ,分别旗民 收禁。其八旗内 务府 高墙不必安设。”当时 ,有锁禁高墙之 宗 室新德、新福、云乔顺、宗教 ,散禁高墙之 宗 室鄂齐,在 家锁禁之 宗 室丰库 ,散禁之 宗 室裕伸、德存 、勇端、讷尔苏、广宁、扬德、华 玢等,均系“平日 行为恶劣,不安本 分”者。宗 人府 在是否释放问 题 上态度 游移 ,经乾 隆帝谕令全部 放出高墙,各在 家居住 ,不许出门。同时 ,命巡 查京 城各处高墙及九门,有似此等问罪人犯,亦按新规处理。奕赓《管见所及》载:“宗 人府 之高墙,沿 明旧称也,至乾 隆 末年,渐改呼为空房。”说明 罪宗 囚禁“高墙”之 制乃源于明朝。乾隆帝即位虽有废除高墙之 谕,但后来仍不免有宗室犯罪,故“囚禁高墙”之 刑遂改称“囚禁空房”,实为其变种。

综上 ,乾隆帝即位初清 理皇室 积案 ,在 宽宥力度 和宽宥范围上 仍有明 显不足。以阿其那、塞思黑案 为例,在 对其子孙网开一面 同时 仍多有限制 ;对阿其那、塞思黑本 人罪名,则未作任何更改;

总 管内 务府 奏:《为奉旨赐给阿其那塞思黑诸子红带准入玉牒归入原旗拨给房屋土地折》(满文 ),雍正十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清 宫内 务府 奏销档 》第 12册。

《清 高宗 实录 》卷5,雍正十三年十月己丑。

和硕庄亲王允禄:《奏为查三阿哥从前原因阿其那获罪株连应钦遵谕旨将三阿哥仍载入玉牒折》,雍正十三年十月二十八日 ,台湾“中 央研究院”内 阁大库 档,登录 号:186206—001。

《清 高宗 实录 》卷4,雍正十三年十月乙亥。

参见刘小萌著:《爱新觉罗家族史 》,中 国社 会科学出版社 2015年版,第 45、256—257页。

《清世宗实录 》卷42,雍正四年三月甲辰。

《清 高宗 实录 》卷5,雍正十三年十月壬午。

《清 高宗 实录 》卷4,雍正十三年十月丁丑。

(清 )奕赓:《佳梦轩丛著》,北京 古籍出版社 1998年版,第 104页。

在 释放“囚禁高墙”的 “罪宗 ”时 ,对清 初以来事关皇室宗亲的 大案 要案 ,如顺治年间 摄政 王多尔衮兄弟案 等,亦未作任何触动。究其原因,一是他即位时 年仅24岁(虚岁25岁),难孚众望;二是父皇尸骨未寒,自己尚在 守孝之 期;三是深受儒家“三年无改于父之 道”理念影响,不敢有违父皇成 命;四是他“翻驳”前案之举,在 官场中 遇到不小阻力。如署四川巡 抚、兵部 侍郎王士俊奏称:“近日 条陈,惟在 翻驳前案 。甚有对众扬言,只须将世 宗 时事翻案 ,即系好条陈之 说。传 之天下 ,甚骇听闻。”因此,从主 客观讲,当时 都不具备对历史 积案 彻底“翻驳”的 条件。多年后弘历曾回顾说:“朕即位之 初,深有念于孔子三年无改之 言,未敢遽易成案。”确实道出了当年的 苦衷。

尽管有此局限,乾隆帝对罪宗 及其子孙所作宽宥之 举,已在 皇室 内 部营造出异乎先朝 的宽松氛围。与 其父刻薄寡恩、为政 严苛的 作风比,他更倾向祖父为政 从宽的 风格。有官员赞颂说:“自圣主 继承大业,所有政 治之 事,均效圣祖仁皇帝。一切政 事,概宽舒大度 。”这几句话,不应简单视作臣属对新帝的 谄媚之 辞,而如实反映了乾隆帝即位初带给政 坛的 新气象。

三 乾隆帝恢复阿其那、塞思黑宗籍

乾隆帝初步清 理阿其那、塞思黑案 ,始于雍正十三年,至乾 隆四十三年(1778)彻底清 理此案 ,中间隔了整整43年!是年,弘历67岁,他在 位数十年,精心擘画,锐意经营,终于奠定清朝的 庞大疆域,经济繁荣,文 化发 达,国泰民 安,其威望也臻于顶点。以此为背景,他终于有机会也有条件对清 初以来皇室 积累的 大案 、要案 、冤案 、错案 ,进行一次史 无前例的 “大清 理”。

(一)     恢复阿其那、塞思黑宗 籍。弘历即位初,虽未恢复阿其那、塞思黑宗 籍,但始终耿耿于怀,曾说:“此事重大,朕若不言,后世 子孙,亦无敢言者。”乾 隆四十三年正月,谕令允禩、允禟仍复原名,收入玉牒,子孙一并叙入。他在 解释此举的 理由时 说,两位叔父虽曾“觊觎窥窃”皇位,但“未有显然悖逆之 迹”。还提到,皇考晚年,对铸就两弟兄之案常“愀然不乐,意颇悔之 ”。将恢复两叔宗 籍,说成 是雍正帝遗愿。此说虽有违事实,却是专制 君主 纠正前朝 过失的 惯用托词。二月,军机大臣等复奏,查允禩、允禟子孙仍在 圈禁者,惟允禟长 子弘晸(即前述富希浑),其余两家子孙,俱系正蓝旗官兵看守,不准出外行走。应将弘晸释放,并撤看守官兵。至所有女、孙女,年长 者已嫁,未嫁者俱幼。授弘晸为散秩大臣。早在 雍正四年,富希浑即以“戴罪之 身”被囚,当年他携妻育子,说明 已经成 年。如按该年20岁估算,则52年后他被释时 已逾古稀之 年。但他晚年遭际仍不顺,寻封 不入八分辅国公 ,坐事夺爵。

(二)     追复睿亲王等封 爵。乾 隆帝恢复允禩、允禟宗 籍并改回原名,并非孤立之 举,与 之相得益彰的 ,则是追复清 初宗室王公 爵位的 大规模行动。

首先,追复睿亲王多尔衮、英 亲王阿济格、豫亲王多铎三兄弟封 爵。顺治初,八旗诸王相互倾轧争权,摄政 王多尔衮身后被削去王爵,财产籍没。多尔衮执政 7年间 ,决策攻打北京 ,定鼎中原,实际奠定清朝基业。这样一位元勋死后蒙垢受辱,自然令皇室 嫡裔面 上无光。乾 隆四十三年,

   《清 高宗 实录 》卷23,乾 隆元年七月辛酉。

   《清 高宗 实录 》卷1048,乾 隆四十三年正月辛未。

   《礼部 侍郎图理琛奏陈受封 官员光宗 耀祖事折》,雍正十三年十一月初四日 ,中 国第 一历史档案馆:《雍正朝 满文 朱批奏折全译》第 4891号,第 2487页。

   《清 高宗 实录 》卷1048,乾 隆四十三年正月辛未。

   《清 高宗 实录 》卷1048,乾 隆四十三年正月甲戌、辛未;(清 )赵尔巽等:《清史稿》卷220,允禩传 ,第 9074页。

   《清 高宗 实录 》卷1050,乾 隆四十三年二月丙申。

   (清 )赵尔巽等:《清史稿》卷220,允禟传 ,第 9076页。

弘历下 诏为其昭雪,盛 誉他“定国开基,以成 一统之 业,厥功最著”,被“诬以谋逆”,构成 冤狱。遂复睿亲王爵,追谥曰“忠”,由多尔衮五世 孙淳颖袭爵,“世 袭罔替”。豫亲王多铎(多尔衮同母弟),“从睿亲王入关,肃清 京辇,即率师西 平流寇,南定江浙,实为开国诸王战功之 最”,乃以睿亲王之 诬狱株连,又英 亲王阿济格(多尔衮同母兄),均恢复原封 ,子孙复还黄带子,叙入宗 谱。

乾隆帝又谕,其余宗室诸王贝勒等,如有显著功绩,其封 爵后经降夺者,除本 人身罹重愆,自不当复邀优典,若系承袭子孙获咎议处者,仅当斥其本 身,而不当追贬其祖宗 世爵。饶余亲王阿巴泰及其子安亲王岳乐,俱屡著功绩。岳乐孙女嫁胤禩,她支持其夫争夺皇位。雍正帝登极后,下诏“安郡王爵不准承袭”。至此,乾 隆帝追论 先人功过,盛 赞阿巴泰和岳乐屡著功绩,封 华玘孙奇昆辅国公 。又敬谨亲王尼堪,功勋颇显,且以力战捐躯。其子孙内 亦止有一辅国公 ,命加恩晋封 镇国公 。谦郡王瓦克达、巽亲王满达海 、镇国公 屯齐,从前均著有功绩,已无承袭之 人。命加恩瓦克达子孙,赏给一等镇国将军;满达海 子孙,赏给一等辅国将军;屯齐子孙,赏给一等奉国将军。俱著世 袭罔替。

(三)恢复罪宗 子孙身份。清朝自建国初,一起又一起内 部争斗,使越来越多宗 室贵族受到株连。太祖努尔哈赤起兵初,囚弟舒尔哈齐致死,又杀长 子褚英 。太宗 皇太极时 ,幽禁大贝勒阿敏(舒尔哈齐子)致死。又追究大贝勒莽古尔泰与 弟德格类“生前不轨”罪,因两人已死,处死其妹莽古济,莽古尔泰子额必伦、兄昂阿喇。诸子并黜宗 籍,降为庶人。皇太极在 位后期 ,褚英 诸孙杜尔祜、穆尔祜、特尔祜均以战功封公爵。皇太极借口他们心怀不满,命革去诸人公 爵,黜宗 籍。皇太极死后,萨哈廉(代善子)长 子郡王阿达礼,与 叔父贝子硕讬谋立多尔衮,被处死,削除宗 籍。

努尔哈赤、皇太极统治时 代,由于内 部争权夺势,一些宗 室贵族被囚禁、处死,子孙弟侄也受株连。几十年中 ,积怨甚深,涣散了皇族内 部凝聚力,削弱了其统治效能。清朝定鼎北京 后,为迅速统一全国并建立起有效统治,迫切需要皇族成 员的 同心协力。摄政 王多尔衮试图通过起用被削爵者子孙并复其宗 籍方式,化解固有矛盾。顺治五年(1648),恢复阿敏子固尔玛珲、恭阿宗 籍,复封 爵。十年,舒尔哈齐被重新恢复荣誉,追封 和硕亲王。多尔衮主 政 时,还使杜尔祜兄弟重入宗籍,复封 爵。同时 ,恢复代善子瓦克达、孙勒克德浑宗 籍。瓦克达曾因硕讬、阿达礼一案 受株连,除宗 籍。顺治二年复宗室籍,叙功封 郡王。勒克德浑为第 一代顺承郡王,“世 袭罔替”。

多尔衮摄政期间,为团结宗室贵族,曾为一些身败名裂的 皇室 子孙恢复宗 籍,封 给爵位。但是,由于他威福自专的 秉性,在 政治上 不断诛除异己,又在 皇族内 部挑起新的 争斗,铸成 新的 冤狱。他将太宗长子豪格诬陷瘐毙,就是最典型一例。迨顺治帝亲政 ,组织对多尔衮一系反击。多尔衮亲兄阿济格首当其冲,身系缧绁,被赐自尽,成 为皇室 斗争的 牺牲品。随即追议多尔衮“阴谋篡逆”“独专威权”“竟以朝 廷自居”诸大罪,追削封 爵,籍没家产。将其罪状,宣示中 外。附从多尔衮的宗室贵族均受到严厉清 算。努尔哈赤幼弟巴雅喇之 子巩阿岱、锡翰伏诛;拜音图亦受削爵,幽禁,黜宗 籍。

到康熙晚期 ,包括努尔哈赤子孙在 内 的已革宗 室有200人之 多,而当时 全部 宗 室人口还不到

1800人。已革宗室尽管身分不同,但血缘关系无法抹煞。康熙帝晚年谕令,将罪宗 子孙名字 附载

   《清 高宗 实录 》卷1048,乾 隆四十三年正月辛未。

   《清 高宗 实录 》卷1048,乾 隆四十三年正月辛未、丁丑。

   《清 高宗 实录 》卷1052,乾 隆四十三年三月壬戌。

   《清世祖实录 》卷53,顺治八年二月癸巳、己亥。

   《清世祖实录 》卷63,顺治九年三月癸巳。

   郭松义:《清宗室的等级结构及经济地位》,载《清 代皇族人口行为和社 会环境》,北京 大学出版社 1994年版,第 120页;鞠德源:《清朝皇族宗 谱与 皇族人口初探》,载《明清档案与历史 研究》,中 华 书局1988年版,第 422页。

《玉牒》,以红带子为标记。乾隆帝即位后,为弥合储位争夺在 皇室 内 部造成 的深刻裂痕,对历史 积案 做了更为彻底的清理,并宣布对罪黜宗室觉罗子孙恢复宗 籍。

然而,耐人寻味的 是,乾隆帝即位初,对获罪宗室或平反,或释放,或复封 爵,同时 却丝 毫没有放松对宗室近支的 警惕。乾隆四年,他以“结党营私,往来诡密”罪名,把庄亲王允禄及其子侄弘皙、弘昌、弘晈、弘昇、弘普等人或革爵,或囚禁,真实原因是担心日 后将成 尾大不掉之 势。他谕令弘晳及伊子孙未便仍留宗室,著宗 人府 照阿其那、塞思黑之 子孙之 例革去宗 室给与 红带。这一镇压,使宗室成员大为震怖。一直到三十多年后,他才谕令恢复弘皙等人宗 籍。

尽管有此插曲,总 体看,自乾隆朝全面清理皇室 遗案 、恢复罪宗 子孙宗 籍与 特权以后,清 初以来一幕接一幕骨肉相残的 悲剧不再 重演。清朝统治者并不以此为满足,复制 定“宗 室犯罪停止革去宗室”律,进而从法律上 杜绝此类现象的发生。

综上 所述,乾隆帝重新清 理阿其那、塞思黑案 ,采取循序渐进、先易后难的 方式,从第 一步赐阿其那、塞思黑子孙红带,到第 二步恢复其本 人宗 籍,其间 历时 43年。对该案的清理,并非孤立之 举,而是他全面清理皇室 积案 的重要一步。从历史 上看,多尔衮为舒尔哈齐昭雪,在 其死后44年;乾隆帝恢复允禩、允禟宗 籍,在 其死后52年;而他为多尔衮昭雪,则在 其获罪127年以后。

足见,即便是专制 制 度 下 “乾 纲独断”的 最高统治者,在 “翻驳”历史 积案 方面 也会遇到各种有形无形 的牵掣。乾隆帝彻底清 理历史 积案 ,不仅对调整 满洲统治集团内 部关系具有重要意义,对实现清朝统治秩序的 稳定与 经济繁兴,亦影响深远。从这个角度 讲,乾 隆帝不仅以开疆拓土的 “武功” 彪炳史 册,他在 “翻驳”历史 积案时表现出的 魄力、睿智、灵活性与 远见,同样值得铭记。


(清 )王先谦:《东华续录 (乾 隆 朝)》乾 隆十,光绪十年长 沙王氏刻本 ,乾 隆四年十月己丑。

(清 )世 铎等:《宗 人府 则例》卷30,光绪三十四年刻本 ,第 21页上 。


hackIE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341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40053号 网站访问量:0 技术支持:泽元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