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史参考
破除积习,实心任事——庚子之役后京城修缮中的张百熙(2020年第43期)
作者:王立新 责编:

来源:中华文史网  发布时间:2020-12-11  点击量:89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换背景   简体版   繁体版 

张百熙(1847—1907),字秋野,湖南长沙人。光绪二十六年(1900)七月,八国联军侵入京师,慈禧太后携光绪皇帝出德胜门逃亡太原,之后又逃到西安。九月,身在广东的张百熙被任命为都察院左都御史,十二月奉命前往西安行在。此后历任工部、刑部、吏部、户部、邮传部尚书。国事艰危之际,张百熙立主革除积弊,提出增改官制、整理财政、广建学堂等项建议。而在庚子之役后的京城修缮工程中,张百熙切实践行了破除积习、实心任事的责任担当。

一、承修跸路,破除积习

光绪二十七年四月二十一日,身在西安的慈禧、光绪通告天下,定于七月十九日回銮(后又改为八月二十四日),命各衙门“先期敬谨豫备”。

然而,此时京城损毁严重:

正阳门城楼、箭楼以及地安门均被烧毁。永定门城楼及东华门城楼角梁坍塌。西华门、神武门、东西安门以及天桥等处均有毁坏情形。午门、天安门、太庙、社稷坛中炮处所密如蜂巢,东华门内蓬蒿满地,弥望无际。

大高殿洋兵盘踞最久,毁坏情形最重,自大门牌楼起至大高殿后檐及东西配殿,第二层乾元阁、坤贞宇及围墙、门扇,均有毁坏,各处神像及祭器陈设等项全部佚失。显佑宫毁于兵燹,城隍庙年久倾圮,先医庙、昭忠祠基址业已无存。

自上年八国联军入城,各部院衙门大半皆被占据,不仅署中器物多被劫掠,而且建筑门窗俱多损坏。如礼部署内只有大门、二门、大堂、二堂、三堂及南北廊房尚存间架,此外房屋全行拆毁,库存各项档案书籍试卷并养廉地租银钱等项均已荡然无存。光禄寺库存之爵盘、金银铜器、银两并铜印两颗全部遗失。

四月二十七日,身在京城的庆亲王奕劻电奏:京城被兵之处多有残破,现在回銮有期,应对跸路所经地方提前进行修葺,并提出,如果由工部照例勘估,不仅速度慢,而且工费浩繁,建议特派大臣择要兴修,以期妥速。慈禧、光绪当然也不愿回到京城时满目疮痍,当日即下旨,命张百熙与桂春、景沣、陈夔龙一起切实估修。五月初三日,张百熙“恭请圣训”,随即起程,于五月二十九日赶到京城。

工程领域历来是贪腐的高发区,清代也是如此,对于某些陋规,承办工程之员甚至习以为常。此时的京城,一方面是百工待举,一方面却是经费奇缺。要想以有限的款项兴办更多的工程,势必要破除积习。四月二十七日的谕旨特意强调:当此库款支绌、物力艰难之际,张百熙等务必严督司员,破除积习,核实办理,总期工坚料实,不得稍涉虚糜。五月初三日召见张百熙之时,又谆谆以尽除积习为勖(

张百熙深知,京师办理各项工程,看似程序严密,实则积弊颇多。他在奏折中指出:京师兴办各项工程,算房书吏往往与木厂商人朋比为奸,高估工价。户部知道其中多有浮冒,于是奏定,各项工程按照估价的四成结算,皇帝钦派的工程则按照五成结算。这一规定出台后,算房知道实际上会减成发放工程款,于是在做估价时,就将减成所短提前计算在正价之内,这样一来,厂商拿到手的工程款仍不少于从前。“节省”这一名目由来已久,就是各厂商将多拿的工程款分送给承办工程的官员人等,惯例是每领实银一万两,堂官共得节省银一千两,司员等共得银一千两,算房暨本衙门所派之房书茶皂以及私宅之家丁轿夫等所得银两为数甚多,尚不在此数之列。他认为:办工之员中固然有廉正自持、不肯收受者,而相沿旧习者亦复不少,如此办理,哪还能指望工坚料实、款不虚糜?

光绪二十七年六月初十日,张百熙等会奏承修京城跸路工程除弊核实大概办法,主要内容如下:

一是破除积习,裁去一切陋规。张百熙等申明:“当此时事艰危、库储奇绌之秋,重以诰诫煌煌,臣等皆受国厚恩,即所派司员亦皆各具天良,必不敢苟蒙旧习”(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录副奏折,档案号03-7169-040),此次兴工,所有从前“节省”名目全行革除;如有不知自爱者别立名目,巧取规费,即将该员严行纠参,并将甘心行贿的商人一律惩办。

二是所有各衙门书吏茶皂人等概不派入工程,所有应行书写之件,随时雇募书手;其堂司各官所用家丁车轿夫等,更不许向商人需索分文,如有恃强婪索,随时拿办,不得徇私袒纵;至算房书吏最工舞弊,此次一概摒除不用。

三是实行招标之法。张百熙等督饬司员,勘明应行修葺处所,绘图贴说,详列做法,招集各木厂商人,令其参酌工程做法、所需材料,按照市场价格进行估算,核实报价,密封投递。张百熙等从中选择估价最低者,再行严加删减,然后分派认修,并令其出具保固甘结,以期工坚料实。将来户部发款,即按照十成发给。

四是开工之后,选派各司员分段督工,张百熙等仍随时公同查核。有操守廉洁、办事勤能者,择优酌奖,于综核名实之中,兼寓激励人才之意。

这一办法颇受慈禧、光绪的认可,不仅在跸路工程中得以实施,此后张百熙承办的其他工程,也都是采用此法。例如重建堂子之时,景沣面奉谕旨,该工程仍照跸路办法办理。

二、修缮京城,实心任事

在张百熙上奏京城跸路工程办法的同一天,朝廷改任他为工部尚书。除了各部院衙署、坤宁宫内堂子,本年确定兴工的京城内官修工程,均由张百熙来主持,直至二十九年这些工程完工。即便是他在光绪二十七年十月初四日改任刑部尚书、十二月二十三日改任吏部尚书,也没有易换他人。按照他自己的说法:“臣等自受命承修跸路以来,时届两三年之久,工兼十数项之多。”

张百熙承办的京城工程,大致可分为如下几类:

(一)修跸路以肃观瞻

由午门至正阳桥牌坊止,凡是慈禧、光绪回銮时能够看得到的地方,一律修饰整齐,于二十七年七月初四日开工,限期两个月竣事。

午门城上西库房因秋间雨水过多,前坡坍塌一间,由张百熙等奏准将前坡补砌,修饰整齐,以肃观瞻。二十七年八月二十四日开工,限期两个月完工。

(二)修城门以严启闭

慈禧、光绪回銮后,京城各门安全防卫需要重回正轨。二十七年六月十九日,张百熙等奉旨,将京城门座各工择要修理。地安门系皇城北面紧要门户,经张百熙等奏准赶紧修建,以严启闭。东西华门、神武门、东西安门以及皇城内外朱车栅栏、永定门等处均有毁坏情形,全部照旧修补,以昭整齐。

内外城门扇,其破坏不堪者一律钉补坚固,限令严冬以前完工;各门官厅、堆拨(驻兵之所),共补盖一百九十间,修葺五百二十七间。北上门门扇、栅栏、阶石及官学房屋计十九间前后均有损坏坍塌情形,择要修葺齐整。

(三)修坛庙以昭敬慎

祭祀在清代政治生活中具有重要地位,凡遇国家大事,皇帝往往亲临天坛、太庙等处告祭上天及列祖列宗。对京城坛庙择要勘修,一方面是为了皇帝回京后进行祭祀,另一方面也显示出朝廷对祀典的重视。

天安门东侧的太庙,各门栅栏并外围墙等处缺口甚多,张百熙等先将外围墙缺口堵砌,后因砖城外斋宿房、堆拨房等处头停门窗不齐,东西两庑及各门座库房等处也有脱落渗漏损坏情形,继而一并修补。

天安门西侧的社稷坛,各殿座门座以及库房、值房、墙宇均有损坏,至两殿菱花、格扇、窗棂拆毁尤重,于八月二十四日开工修补,限定两个月修理完竣。

景山西侧的大高殿系恭备皇帝拈香之处,光绪二十七年六月初七日谕令张百熙等修理整齐,以昭敬慎。

堂子系皇上亲行典礼之所,因旧址划入使馆区,光绪二十七年七月十九日,命张百熙等在东安门内进行重建。

二十七年十月间,各坛内所驻洋兵全部撤出,张百熙等连日亲往天坛、地坛、先农坛、朝日坛、夕月坛详细查看,各坛内损坏情形轻重不同,好在各殿庑大木、头停均未拆毁,只是格扇门扇装修多有不齐,至于坛上地面砖石及门座门扇、值班官廨等房以及围墙栅栏等则多被破坏。因时届寒冬,不宜兴工,张百熙等先将各坛围墙缺口堵砌,次年春融后全面兴工。

(四)修仓库以慎藏储

硝磺库与西什库教堂毗连,拆毁情形最重,计库房二十一间,头停坍塌两处,其余瓦片多有破碎,门扇窗格均多不齐,此外围墙、大门、官厅几乎砖木无存。张百熙等认为该库是收存硝磺总局,自应照旧修葺,以慎藏储,遂于二十七年十一月命厂商核实估计,赶紧备办物料,并于次年春融之时开工修理。

为了能做到工坚料实、款不虚糜,张百熙亲历亲为,实心任事。

各项工程开始之前,他都要带同司员详细勘查,确定兴修何处、如何兴修,以便开具清单,作为厂商报价的基础。即便其他衙门此前已经提供过相关清单,张百熙等依然会进行实地勘查,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例如太庙工程,此前太常寺已就如何修理开具清单,张百熙奉命承修后,当即前往太庙,按照太常寺奏报的清单详细查勘,一方面确认单上所列各工均系紧要;同时发现太庙东西两庑及各门座库房等处也有脱落渗漏损伤情形,虽该寺并未开报,亦应及时修葺,免致续有坍塌。

对于重建工程,施工过程中,张百熙等则会随时前往查看,根据实际情况斟酌调整。例如堂子系易地重建,受新建地方宽窄限制,不能完全按照以前的格局兴工,因而奕劻等相度地势,重新画定图式,恭呈御览。张百熙奉命承修后,在施工过程中随时考求,对原有方案进行修改,期于尽善尽美,不肯因奕劻等此前已将图式进呈而“稍涉回护,致留缺憾”。

对于随带司员,张百熙等勤加督饬,敦促他们洁己奉公,认真监察,力杜虚糜。“该员等于堂子工程奏明分班住宿,于各坛、地安门等工则奔驰于炎天暑雨之中,历时年余,始终不懈。公所需用笔墨纸张茶水,住班饭食等项,均出自各员捐廉,办理不动公款,用能克期蒇(chǎn)事,不误要差”(录副奏折,档案号03-7165-031)。

三、变通办理,力求撙节

在库款支绌的背景下,谕旨一再强调择要兴工,撙节办理。张百熙在办理各工的过程中也一直秉持这一原则。为了节省经费,甚至不惜在是否搭设正阳门彩架的问题上与行在军机处反复相争。

正阳门是此次跸路工程的起点,慈禧、光绪回銮,首先到达正阳门,之后沿大清门、天安门、午门一路入宫。正阳门门楼、箭楼均已被烧毁,若进行重修,工程浩大,回銮之际肯定难以竣工。张百熙到京后,禀商奕劻,初步决定暂缓重建,令厂商用木板、席棚、五色绸缎等搭建成门楼式样,以壮观瞻。但他思来想去,觉得搭建席棚彩画仅仅是为了一时好看,将来还要拆除,可谓白白浪费巨资,于是提出停办彩架,奏请暂将前门城楼两座一律拆平,修饰整齐,待回銮后再行估修,并获得允准。

然而不久,行在军机处致函张百熙等,指示正阳门仍要搭建彩架。张百熙等传齐各商进行估价,发现即使不事铺张,仍然需款甚多,严加核减,尚需价银四万数千金。他想到七月初一日光绪曾经下过一道谕旨,其中提及慈禧诸事撙节,力祛糜费,此次启銮回京,沿途摒除华丽帐褥彩棚之属,遂以此为抓手,于八月十六日致电行在军机处,再请停办彩棚:“现在库款支绌异常,各处要工已属难于措手,且两宫力崇俭约,屡见诏旨,即此次停办彩棚,抑已中外咸知……似应上承圣德,无取备一时耳目之观,所有谕办彩架一节,可否仍遵前旨,停止办理,请示遵。”(电报档,档案号2-02-12-027-0606)十七日,行在军机处电复,虽仍坚持搭设彩架,但指示用价格便宜得多的洋布替代彩绸。

最终,张百熙等将两楼余址拆平,所有垛口残缺之处修砌完整,于大楼之前扎彩架五间,箭楼之前、之后各扎彩架三间,彩上横额标题“正阳门”字样,所有架上垂彩结彩,均用各色洋布成作,略加彩绸点缀,实际只用银二千三百两。

在其他工程中,张百熙也多有变通,以求节省款项。

如大高殿从前所供神像,多系铜质包金,工艺异常精致,因为既缺少铜斤,又找不到好的工匠,一时难以铸造。大高殿正殿神像之前原来设有玉皇上帝天尊神牌,张百熙等奏准暂缓铸造神像,大高殿修缮完竣后,只安设神牌,以备回銮后拈香。

地安门与东西安门规制相同,此次系仿照该二门重建。但东西安门柱梁大木都是楠木,现在无从购买,张百熙等奏准改用黄花新松,虽远逊楠木,但也可期经久,而且价格不太昂贵。

社稷坛格扇上铜丝细纱,一时赶办不及,张百熙等奏准“改用直线丝纱,藉可稍省工费”。

跸路工程开修之前,陈夔龙曾经预计,仅仅修缮午门、天安门、太庙、社稷坛、天坛、地坛、日坛、月坛、先农坛,以及跸路经由各庙宇,就需要工程款约百万两。张百熙所承办的工程,其范围已超出陈夔龙所列,但用银总数只有64.5万两左右(具体参见下表)。光绪二十九年,袁世凯、陈璧估修正阳门重建工程,并未延用张百熙之法,仅此一项工程,耗银即高达42.9万余两。相互对照,张百熙承修各工,用款确属减省。

张百熙承修各项工程用银数目表

工程名目

用银数目

跸路各工

129000余两

太庙工程

5431.9两

大高殿工程

61650两

地安门工程(重建)

49778两

社稷坛及午门城上西库房工程

9985两

内外城门扇官厅堆拨各工

53210两

紫禁城、皇城各门座朱车及永定门、天桥各工

37552两

堵砌各坛围墙缺口并修补门扇栅栏,修葺北上门

7732两

堂子工程(重建)

130000两

天坛工程

65672.4两

地坛工程

19310两

朝日坛工程

15710两

夕月坛工程

8130两

先农坛工程

39750两

硝磺库工程

2900两

午门至天安门外各廊房添安木炕桌凳前檐格扇并添盖值房等工

9206两

总计

645000余两




   

国家处于危难之际,更需要各级官员共体时艰,破除积习,实心任事。然而正所谓积习难破,别说一般司员,就是与张百熙同为承办大臣的景沣,在跸路工程兴工之前,都主张按照惯例,堂司各员抽取二成工程款以为己用。张百熙能够不为利益所动,深体朝廷库款支绌之难,破除积习,革除陋规,实心经理各工,实属难能可贵。

作者简介

王立新,男,1972年生,河北卢龙人。文化和旅游部清史纂修与研究中心副编审。近年有论文发表于《清史研究》《近代史研究》等期刊。


hackIE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34103号-1京ICP备19034103号-2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40053号 网站访问量:0 技术支持:泽元软件